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良子

本博客文字如不加说明,皆为原创,写给三十年后的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四不一没有:不谈风月、不碰政治、不凑热闹、不谋营生、没有想成热门的奢望。开博的目的、只在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2014年暑假回家记事(二)  

2014-08-12 22:54:01|  分类: 生活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我对将农民的土地高价收回——包括那些在可预见的三五十年内都不可能用来开发建厂或建设居民小区的耕地,把他们集中赶进高楼大厦里的所谓的城镇化建设很不理解,但据说这项国策是李相爷的主打牌,能维持经济快速发展,一直在稳步推进,而且很快就涉及到了我老家村庄,所以不理解也只能接受了。

在三十年前的二十年里,郑州与全国很多城市一样,城市建设几乎处于休眠状态,大部分具有一定规模的工厂,都建设于建国初期的十五六年里。那时候,我老家距郑州四十里地。随着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房地产行业的兴起并壮大,城市规模迅速膨胀。只用了不足二十年时间,我老家距标志着已经进入郑州市区的郑州大学新校区就只剩区区十多里地了。

虽然城区已经扩大,但新区并未充分消化。如果当时有航拍,我们就能从中看到,在密集的旧城区周边,像岛屿一样散布着一块块被砖墙围隔起来的方形区域。据说它们都有主人,有些还正对大门盖起了一栋用来宣示主权的小楼。但绕过小楼看后院,清一色都是几十上百亩荒草胡坡。想看草原何须跑到内蒙古,眼前就是,只差羊群、牧羊女和蓝天白云。但在三四年前,那里都是肥沃的高产良田。

刚吞下的骨头还没完全消化,又开始了新一轮扩张。这次跟以往不同。以前都是先有项目后征地,尽管那些项目很多都还停留在意向上,资金都不见得已经到位。因此会出现有些土地圈了几年,却一直撂荒,甚至还要中途易主现象。但毕竟土地已经改变了用途,由农田变成了工业用地,尽管还要荒芜几年。

这次更换了名号,叫城镇化建设。政府强行将农田高价收回,修建万人或数万人居民小区,将农民塞进高楼大厦,变成除了一笔数目不菲的补偿金,其余一无所有的城镇居民。而收回的土地将来要干什么用,谁也不知道。反正不可能都开发成工业用地,如果那样的话,郑州就堪比北京了,开车绕城转一圈,一百多公里。

这次的城镇化建设并非局限于现有城市周边,好像要全面铺开,至少河南是这样。我老家距郑州十多里地,城镇化建设正搞得如火如荼。隔壁村庄属于荥阳市(县级市),也在酝酿,据说也就三五年的事。再往西,过了巩义市就到洛阳了,不可能例外。不知十年二十年后,中国还存不存在拥有土地所有权的真正农民。

我小妹家所在村庄距郑州更近,去年就已经推到变成了一堆砖头,只剩四五户比较麻烦的,其中就包括妹夫弟兄几个。小妹家前年刚盖了一栋一千多平米的楼房,还拥有一个经营了近二十年的养殖场,效益很好。我曾跟妹夫说过,差不多就行了,不要当钉子户,赔多少算够?没那个必要!

妹夫说,我没想当钉子户呀?他们没人找我谈,我着什么急!总不能找他们求着拆迁吧。按说也是,这事就像谈恋爱,谁主动谁吃亏。妹夫也曾了解过,之所以一直没人找他谈条件,是因为上边没钱了。没钱怎么谈,这年头谁都不傻,能像当年一样拿空头支票糊弄人。总有商谈的那一天,等就是了。

我们乡的拆迁时间表去年就已经确定,当时就说要在一四年国庆节之前拆迁,我认为不会这样快,中国的事经常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谁知这次竟然很准。前几天回家,目的之一就是了解情况。回村之后,我找邻家哥聊天,他是村委会委员,他说不会等到国庆节,过几天拆迁办就要进村作动员,谁签协议立马奖励两万五千元,秋收之后肯定开拆。他已经找好租住地方了,与我们村隔一个村的毛寨村,独立小院,年租金一万六千元,已交定金。

大妹夫在乡政府食堂做饭,跟那帮子人很熟,八月十日为农历七月十五,陪大妹回家给我父亲上坟。他说第二天拆迁办就要进村,也就是昨天。他的消息应该准确,但家里有我妈支应,不需要我,也就没等跟拆迁办人员见面,先回来了。如果有事需要商量,会给我打电话。

让我不解的还有,这次拆迁只谈住宅,不谈耕地,甚至也不涉及养殖场。补偿原则大致为,每处住宅如果地面建筑不超过三百平米,赔偿三十万,超出部分另外计算。每位居民可以分得七十平米住房、二十平米商铺,当然是几年之后高楼建成时,独生子女补双份。在过渡期间,每位居民每月补偿房屋租赁费六百元(据大妹夫说,后来又增加到了八百元)。至于耕地,以后再说。给我的感觉是,上边的目的只有一条,那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赶快把村庄推倒,把农民的老窝捣掉。

小妹夫对此有解释,他说,把村庄拆除后,村民都分散到周围村庄租房居住,再回村种地就不方便了,那些壮劳力常年外出打工只剩老人孩子留守的家庭,就会放弃种地任其荒芜,或者把耕地租给别人。我们村未来的安置点已经确定,距现在的村庄五六里地,将来入住后,愿意回村种地的人可能更少。这样一来,耕地在人们心目中的分量就会变轻,更容易收购,而且分批收购也有利于资金调配。如果是这样,政府也太下作了点,竟然跟老百姓耍起了心眼。

城镇化建设的优点我没看出,坏处却时常听到。农民突然暴富后,大笔资金不知投资,却很快学会吃喝嫖赌,又因经验不足,投资被骗,用不了几年,拆迁补助就挥霍殆尽。到了此时才发现,自己除了几套房子,别的一无所有。没有固定工作,也没有工作技能。没有资金经商,也缺乏经商头脑。甚至想回到从前做农民种地都不行。就如小妹夫所说,吃光Dong(平声,挥霍的意思)净,北河一蹦。我们村北有条河,意思是跳河自杀。

2014年8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