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良子

本博客文字如不加说明,皆为原创,写给三十年后的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四不一没有:不谈风月、不碰政治、不凑热闹、不谋营生、没有想成热门的奢望。开博的目的、只在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网易考拉推荐

战蚊记  

2014-07-20 23:31:23|  分类: 游戏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上有扯协,十数名意气相投的博友成立的一个虚拟组织。我经常旁观,不敢涉足,怕一入组织就要分摊政治任务,即便是虚拟的扯协估计也不能免俗。不过如果你留意就会发现,胡扯最能发挥人的想象力,好像也应该是人与其他动物的主要区别。你看,猪就从来不胡扯。其实很多小说都可以归类为胡扯瞎掰,比如莫言的,几乎部部都是扯文,如果聘他为扯协会长,绝对名副其实。刚写了一段文字,虽然是七实三虚,但怎么看都像是一篇扯文,为避免误会,加上了这一段。

…—~…—~…—~…—~…—~

我最近几天一直在编辑新生入馆教育宣传片,按我对软件的熟练程度,一天至少应该编辑十分钟视频,但今天却只编辑了三分钟。为什么会这样,都是因为昨天晚上那两只蚊子,也许是三只或者更多。

我有晚睡晚起习惯,上床太早睡不着,非要熬到半夜十二点身心俱疲后,躺到床上才能很快入睡。昨晚凉风送爽,我又头朝南窗而卧,窗帘敞开,本应该望着“月出于南楼顶上,徘徊于窗棂之间”而酣然入睡才对。但躺下不久,耳边却响起驼铃声,不,应该是蚊鸣声。“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用媳妇的话说就是,她的血比我的血热,而且也甜,所以只要有她在旁边,蚊子就不会光顾于我。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原则,我不想跟蚊子过不去。但这只蚊子也许有嗜痂之癖,或者饿昏了头,放着旁边一堆热乎乎的嫩肉不叮,总在我耳边振翅飞翔,而且还时不时鸣叫着向我脸上俯冲。

我很生气,利用声纳系统侦测到它的准确位置后,扬手猛劲地抽了自己一嘴巴。但好像这国产声纳系统不够灵敏,定位不准,抽过多个嘴巴后,蚊鸣声仍在耳际萦绕。也许我已经打死几只了,只因敌众我寡,所以冲锋不断吧。就像如今的腐败分子,用抽自己嘴巴的办法整治,永远也整不完。

不得已,我只好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起身开灯戴上近视镜满屋搜索。嘿,就在我枕头旁边的墙壁上,我看到一只喝足了鲜血的蚊子,那鼓胀的肚子让它看起来更像一只小蜘蛛。我将满腔仇恨聚集在右手掌上,准备给它毁灭性一击。但投鼠忌器,害怕它那一肚子鲜血弄脏了墙壁,我伸出的手掌又缩了回来。

因为我知道,像它那样子已经飞不起来了。我伸手轻轻骚扰了一下,果然,它闻风而动。原本仿佛战斗机一般轻灵的身姿,现在却像装满荷载的直升机,摇摇晃晃艰难缓行。我甩手把它击落,立马肚皮破裂血染地板。虽然四肢还在动弹,显然已经活不成了。我弯腰将它捡起扔到花盆里,死也不能放过,让它做肥料养花去,尽管没多少养分。

这只蚊子也是,你本是仅拥有一支红缨枪的游击队员,就应该牢记毛主席的战略战术,敌疲我扰,敌睡我叮,打一枪抢些辎重就赶快躲回山林慢慢享用,韬光养晦养精蓄锐,准备瞅机会再下山干他一票。我这里有的是山林,如柜子顶上,窗台花丛中。为什么这样贪得无厌把自己撑得飞不动,以至于让人翻手一掌就一命呜呼呢?跟那些见识短浅的贪官有什么区别?

打死一只蚊子,按说应该消停了吧,不,关灯再睡,耳边蚊鸣仍然不断。用声纳定位打耳光已经不再凑效了,开灯寻找也不见踪影。显然,这只蚊子已经接受了上一只蚊子血的教训,也许上只蚊子给它托梦了,变得聪明起来。不仅能躲得过我的仔细搜捕,还一心要为上一只蚊子或数只蚊子报仇。不停地骚扰我,而且浅尝则止,游击战法运用得相当娴熟。也可能是数只,那就是车轮战了。

我一遍遍起身开灯寻找,竟一无收获。一直折腾到窗外放亮,这些只能在黑暗中活动的吸血鬼终于玩够得胜回山了。可气的是,它们走后我并未就此安然,睡梦中仍然被蚊子叮咬。而且梦中的蚊子很大,像美国科幻片里的巨型昆虫一样飞舞着冲向我,吓得我无处躲藏,几次从梦中惊醒,因此今天很头疼。

现在想来,这些蚊子叮咬了我,无非少编辑几分钟视频而已,明天再做也不迟。如果叮咬了某位大车司机,他开车时因为困乏不停打盹可就坏了,莫非很多车祸的罪魁祸首是一只蚊子?果如此,还真的该给我河南老乡多拨一点科研经费才对,他们正在攻坚一项课题,给全世界所有蚊子戴上口罩。

进而我再想,如果蚊子叮咬了马航一位驾驶员,当他驾驶一架波音777 飞临太平洋上空,可以摁下自动巡航摁钮让飞机自主飞行时,却因为缺觉困乏而定错了方位,会造成什么结果呢?莫非马航mh370也毁于一只蚊子?

如果是这样,马航MH17 又是怎么回事?我猜测,可能是一名乌克兰民间武装炮手头天晚上被蚊子叮咬过,正恼羞成怒无处发泄,抬头看天,突然看到好像有一只蚊子正不知要去叮谁。他一时火起摁下了导弹发射摁钮。虽然都说大炮打蚊子是大材小用,管他呢,反正都是普京那小子免费赠送的,打完再要。

2014年7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