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良子

本博客文字如不加说明,皆为原创,写给三十年后的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四不一没有:不谈风月、不碰政治、不凑热闹、不谋营生、没有想成热门的奢望。开博的目的、只在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网易考拉推荐

干活只能靠自觉(下)  

2014-06-28 23:39:42|  分类: 偶然想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二十日下午学校曾组织过一场教职工趣味运动会,本来我没报名,因已经报名的申主任和顾主任身体欠佳,我是临时替申主任参赛的。申主任报的是老年组六十米托球跑,上学时我跑步从未及格过,现在年龄大了反倒利索起来,我所在的小组七八个人,我跑了第二。总成绩第几,我没等最后看成绩就回图书馆了。

临下班,听办公室几位在气愤地议论某事,好像与比赛有关。我好奇地过去打听,得知她们生气的原因后我也很生气,甚至觉得不可思议。事情是这样的,运动会有一个集体项目叫抢种抢收,四男四女,男种女收,图书馆报名参赛的是中华南分馆的几位男女同事。比赛开始后,其他队伍都是你追我赶争先恐后,图书馆这几位却慢悠悠地走了一遍,弄得一圈人奇怪,结束后询问原因,说是没喝水跑不动。

运动会那天确实很热,又在太阳底下晒,但还不至于热到不喝水就跑不动程度,我没喝水不也跑了个小组第二吗?很明显,是在闹情绪。问题是,如果其中某人闹情绪也就罢了,而是集体闹情绪,男女一起闹。我对办公室小袁说,他们想喝水,给他们买也就是了,怎么会闹出这种笑话。小袁说,他们也没人提出要喝水呀?何况到运动场之后发现应该买些水,我们马上就派人去买了,只因附近超市瓶装水已经卖完,去买水的人走的时间长了点,还没回来比赛就开始了,他们就玩儿了这一出。这事比较早,下边再说几件。

图书馆新书都是由主馆负责采购,加工之后再按种类分一部分送给两个分馆。最近一年,主馆为了增加读者座位,把过刊合订本和样本书都打包存到了别处,包括中华南和丛台分馆。而中华南和丛台分馆有一部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旧书,领导们认为那是一笔不错的历史财富,被当做了宝贝又打包搬回了主馆,准备开辟专门展室加以保存。因此,三个分馆之间经常有打包的书刊来回搬运,这也产生了很多问题。

因为需要打包的图书很多,图书馆特意抽调了几名男士成立了打包队,专门负责书刊打包。而打包后的图书成批在三个分馆之间搬运,则交给专业的搬运公司。连人带车都用他们的,费用不低,那些图书如果论斤作价卖给收废品的,估计连运费都不够。而它们的最终命运,说不定就是废品收购站。

不说这些了,现在说正题。中华南分馆是一栋四层老楼,装有一部运货电梯,平常关闭,只有往楼上搬运货物时才用。不久前货梯坏了,运过去的几十包图书一直扔在一楼电梯门口。有一阶段每到周二开馆务会议,顾主任就拿此说事,电梯什么时候修呀,那些书还扔在一楼呢。弄得办公室王主任当场再一次给修电梯的打电话催问,到底能不能修呀,什么时候过来?球踢到这边,顾主任也就完成任务了。不是我不干活,电梯没修好,你让我怎么办?

不就是几十包书嘛,就不能人工搬上去吗?在第一次说这事的时候顾主任曾强调过,说那些包打得太大,一个人根本搬不动。用牛皮纸打的包,就算是最大的零号纸好不好,我们可以想得出能打多大,真的就搬不动了?那包是咋打的,搬运公司又是怎么扔到电梯门口的?一个人搬不动,两个人能抬动吗?我这人没城府,口无遮拦,实在不愿再听这事了,就装作很随意地问了一句,有多少包书呀?顾主任很不高兴地说,三十八包呢!

中华南分馆有二十来口人,如果两人一组往楼上抬包,即便半天只跑一趟,三十八包书也抬不了两天,这都三四星期过去了,怎么还在纠结电梯呢?电梯坏了当然要修,但它不是那些书可以在电梯门口一扔就是半个多月的理由。假如那里扔的是大米袋,不需要太贵重的东西,谁搬走算谁的,估计当场就没了,有人可能会一手拎一袋,不会诉苦搬不动。

中华南和丛台分馆有一部分旧书需要打包搬回主馆,也是在一次周二馆务会上,先是丛台分馆主任提出,顾主任跟着情绪激动地诉说:这么热的天,大家在密不透气的书库里干活,难道就不该买点冷饮给大家降降温吗?钱从哪出?那天还是某某某自己掏腰包买了几根冰棍,想起来就让人心寒。

大家都处于同一个太阳底下,主馆的劳动强度只会比他们更繁重,没谁提出馆领导应该每天给每个人发一根冰棍,怎么他们那里一干活,就这么多事呢?我弱弱地问顾主任,书库没有饮水机吗?顾主任听了烦躁地说,别给我提饮水机,这么热的天,同志们想吃根冰棍过分吗?如果我接着说,想吃冰棍可以自己买呀,估计顾主任敢跟我吵架,所以识趣地打住。

会后王主任问我,你觉得顾主任说的有理吗?我回答说,他那是强词夺理!他们想吃冰棍,大家谁不喜欢吃呀?不过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办公室可能跟他们达成了口头协议,偶尔吃一次冰棍没问题,先记账后报销。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便同意给他们买冷饮了,也调动不起来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因为他们原本就没有积极性。

最近一次周二开会,顾主任生气地说,现在门口安装了刷脸机,管什么用呀?刷完脸就不见人了,等到快下班的时候才回来,你给他记什么,迟到,旷工?魏书记说,离岗是要请假的,怎么不打招呼就走呢?顾主任说,打招呼了呀,人家说没吃早饭,到门口吃饭去,总不能不让人家吃饭吧?还有的要接孩子,咱敢说不让人家去吗?

在图书馆安装刷脸考勤机虽然是郎馆长的提议,但因为是我负责安装的,很多人都认为是我多事,有意跟大家过不去。因此我对顾主任说,这事与刷脸没关系,只能说明现在他们还能按时到馆,以前连这一点都不能保证。中间溜岗,那是管理的问题。制度是给好人制定的,工作都要靠自觉。

顾主任不这样认为,忿忿地说,有的人拿着一千八的绩效工资却不干活,你让人家拿一千五的人去干呀?答应给小组长每月一百元补助,这都几个月了也不兑现,哄小孩呀?有几十岁的小孩吗?说到激动处,甩脸子起身提前走了,我还从未见过这种情况,弄得大家很尴尬。魏书记也真有涵养,继续开会,如果是我,早就跟人吵起来了。

其实顾主任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工资总是有多有少的,如何制定有标准,总不能把所有工作都交给那个拿工资最多的人一个人去干吧?至于小组长补助,馆里还没确定。何况哪个部门可设小组长,设几个,也没确定,怎么就不给补助就不干活了呢?其实也不能全怪顾主任,分馆那拨人,特别是中华南分馆的,因为历史的原因,再加上几位喜欢挑事的,很难伺候。

2014年6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