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良子

本博客文字如不加说明,皆为原创,写给三十年后的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四不一没有:不谈风月、不碰政治、不凑热闹、不谋营生、没有想成热门的奢望。开博的目的、只在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网易考拉推荐

回郑州老家琐记(六)  

2014-05-28 23:34:52|  分类: 生活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度百科对黄帝宫的介绍为:黄帝宫,又名云岩宫,位于河南省郑州市西南三十五公里处,新密东南刘寨乡境内。曾是轩辕黄帝建宫筑殿、练兵讲武、研创八阵图的地方。陈的老家就在刘寨乡,距黄帝宫十多公里,虽然道路不宽,但都是水泥路面,开车用不了半个小时就到。

张曾多次去过黄帝宫,都是陪朋友去玩儿的。据张说,黄帝宫景区游人很少,有一次他在里边转了半天只见到了两个算卦的。黄帝宫周边围墙有多处缺口,附近村民都是从缺口进入的,没人买票。他还开玩笑说,不行咱也找个缺口跳进去算啦。我问他票价多少,他说三十元。我说算了吧,这么远跑过来,还是为老家旅游业做点贡献吧。

景区正处于开发阶段,门前停车场很大,但停车不多。距大门不远处像在修路,但又不像,因为足有上百米宽,在那种地方修上百米宽的公路显然不可能。张说,听说那是在修跑马场,据说那里要修一座亚洲最大的跑马场。果真如此,符合老家人的性格,河南人好大喜功,干什么都想中国第一甚至亚洲第一,因此经常招人嫌。

购买门票进入景区,也许因为当天是周六,里边游人还算不少。路边坐着一位算卦妇女,铺在脚前的红布上画着八卦图,写着一行字比较醒目:不需开口,便知姓氏。我对算卦一技虽不相信,却很感兴趣,不需对方开口便能算出其姓氏,我有点不太相信。同学姓张,我本想故意卖个破绽以“老李”呼之让那位妇女给他算一卦,但又觉得如果我那样做,可能会正中那位妇女下怀,她至少可以做出判断,我同学肯定不姓李,又犹豫起来。

生活中有很多搞不明白的事情,博友黑妹参加一次美容讲座,授课老师号称能从一堆女人中一眼看出哪一位夫妻感情深厚,说白了就是夫妻性生活和谐。大家不相信,要求当场测试,她指出两位,黑妹是其中之一。黑妹服了,因为她称老公为“骚公羊”,她老公也这样自称。原来他老公出生于阿勒泰,那里盛产大尾羊,羊肉是壮阳,因此吃多了羊肉的她老公骚劲十足,老师果然没有看走眼。现在终于明白黑妹青春永驻的真正原因了,有精力旺盛的多情老公雨露滋润,可惜我只喜欢吃素,骚不起来,也怪媳妇不懂风情,可以激发我超水平发挥,她只好感叹韶光易逝了。

一位普通美容教师就能一眼看透对面女士是否性福,一周几次。一位混迹江湖几十年,研究周易八卦整天揣摩世道人心的半妖妇女,不需对方开口便能算得其姓氏,估计也不是难事。算啦吧,别自寻烦恼了。尽管那位妇女看我有想算一卦的意思,极力招呼,我还是在媳妇的催促下往前走了。

我不会写游记,因为不善于写景状物。黄帝宫景区环境还是不错的,在由许多小山丘构成的两岸之间,夹聚起一座长条形水库,库容不小,水质还可以,张说以前他曾在那里游过泳。两岸小山丘石质松碎,很多地方甚至不像石头,跟我老家河沟里常见的那种形状奇特多变被称为泐礓的灰白色块状物有点类似。景区植被品种多样,绿化比例很高,真假天然石洞很多,还都有来历。我用手机拍了一些照片,放在后边,如果您想了解景区详情,找度娘咨询好了。

回郑州老家琐记(六) - 良子 - 良子

景区内有一棵很大的皂角树,号称皇帝手植,但树身标牌上标示的树龄却只有一千二百年。张开玩笑解释说,这是轩辕皇帝亲手栽种的那棵皂角树的后代。即便如此,我的感觉是,那棵皂角树差不多也是景区内树龄最高的一棵树。张要给我和媳妇在皂角树下合一张影,媳妇扭扭捏捏不配合,只愿意用手机给我和张合一张。这是我们两人近二十年来第一次合影,上一次是我们在陈结婚那天拍照的,一晃就人到中年了。

景区名为黄帝宫,显然轩辕皇帝没住过宫殿,因为景区内的宫殿都是后来修的。从景区内的很多建筑可以猜测,开辟这个景区的初衷可能是为了吸引人们到那里度假避暑,景区内建造了很多客房,有地面上的小木屋,也有窑洞式的地下建筑,但都荒废掉了,可以看得出,从来没人入住过。景区内有一处碑林,如石碑阵,但几乎都是无字碑。也许开发商的意思是,先竖起石碑,什么时候刻字,都刻些什么字,以后再说。

回郑州老家琐记(六) - 良子 - 良子

走过碑林,是成片的各种树林和花卉,游人也多了起来。景区很大,我们不想往前走了,绕一个弯准备返回,却走进了一片很大的桑树园里。树梢桑葚繁密微红,尚未熟透,但园内很多游人都在采摘。我喜欢吃各种杂果,特别是略带酸味的果类,桑葚便是其中之一,在市场上看到桑葚都要多看几眼。校园草坪里有两棵小桑树,通常都是在桑葚还没发红时就被人摘完了,其中就有我。

我们也走进园里摘了起来,像这种随心所欲地大把大把吃桑葚,我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吃得牙都酸倒了。别人送给我们两个塑料袋,桑葚太小,摘了半天也没摘满。从那些人的对话里可以听出,他们都是住在附近的村民,果然是从景区围墙缺口处进来的。中国人的思维是,有光不占是傻瓜,即使是一位大款,如果能不花钱而花了钱,也会生自己的气,这一点已经熔入基因里,难以改变,当然也包括我。

2014年5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