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良子

本博客文字如不加说明,皆为原创,写给三十年后的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四不一没有:不谈风月、不碰政治、不凑热闹、不谋营生、没有想成热门的奢望。开博的目的、只在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网易考拉推荐

博客搬家启事与缘起  

2014-12-20 23:42:13|  分类: 生活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虽然玩电脑已经二十多年了,但功用性一直很强,也可以说成功利性。最初学电脑是因为工作需要,后来又为了拿它挣钱。我今天能以维修电脑立身,或者说负责管理单位网络这份工作,纯粹是误打误撞身不由己。功用性的特点是需要什么学什么,所以虽然我几乎见证了电脑游戏从诞生到兴旺直至今天逐渐式微的整个过程,但我会玩的游戏不多,就是因为不需要。

博客既非工作需要,亦不能拿来挣钱,甚至还会耽误工作,所以我涉足此地的时间就比较晚。其实当我明白博客是个什么东西的时候,它早已被人玩滥了。因为当时我刚回到按时上班体制中不久,班上没有太多的工作可做,不需要也没机会再为挣钱而费心,闲暇时间就比较多。偶然一次闯入此地,感觉可以用来消磨时光,便注册成了一个网易博客用户。

既然注册了,就不能让它一直沉寂着,最好时不时更新一次,以证明自己的存在。网上的好东西很多,知识性、趣味性、专业的、大众的什么都有,作为资料顺手拿来未尝不可,而且这也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方式。但我却固执地认为,博客就应该注重原创,自己能看到的东西,别人一般也能看到,没必要再粘过来向大家推荐,那样即浪费网络存储空间,又浪费大家时间,因此总想自己写东西。

写东西对有些人来说非常简单,比如那些作家们。记得王朔曾在一篇文章中说过,他在创作高峰期,一天能写两万字。需要说明的是,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当时电脑还没进入寻常百姓家,写小说都是用钢笔,当然也可能用圆珠笔,但绝对不是敲键盘,所以他称自己为码字工,干的是体力活。人家写东西都不用思考,可以想象,如果换成键盘,一部三五万字的中篇小说,对他来说,估计也就一半天的事。

但像我这种不曾接受过正规文字训练的人也来凑趣玩文字游戏,显然是给自己找罪受。最初觉得,自己也活小半辈子了,见识了不少事情,只要稍微加以改编,隔三岔五挤出一篇虚构故事,应该问题不大。但等到真正动手去写的时候才发现,这事并非想象的那样简单。文字表达能力欠缺当然是其主要原因,小时候读书太少,对我来说,更大的问题是缺乏想象力,不会虚构。即便是从别处听来的凌乱故事,想整理一下使其成篇也力所不及,这可能与我理工出身不无关系。

后来讨巧,我更新博客,开始以记录生活流水账为主。这种东西不需要华丽的辞藻,也不需要谋篇布局,只需将意思表达清楚即可,相比之下要容易得多。走上了这条道路,我的博客才得以生存了下来。应该是大家看我实在,不愿驳我面子,来了之后,都慷慨地给予了鼓励,甚至不吝溢美之辞。这逐渐激发了我的表现欲,记录生活流水账更是事无巨细统统纳入,不厌其繁唯恐遗漏,不仅把自己变成了一个透明人,也将所在单位的很多人和事都抖搂了一个遍。

社会由大小不等的圈子构成,个体行为及心理活动应该是最小的圈子,然后是家庭,朋友、单位、行业及包括党团在内的各类组织。每个圈子无论大小,都有一些不希望圈外人知晓的事情,类似于私密。将自己变成透明人,我并不在乎,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我原本就没太多秘密,我喜欢简单,因为我认为只有如此,才活得坦坦荡荡。我只担心一不小心泄露了那些在我眼中小事一桩在别人眼中却可能算得上是私密的东西,这种事现实中也经常遇到。所以我写生活流水账,不可能一点顾虑也没有。

那些以描写人物言行为主的日志就更别说了,如果让本人看到,不管写了什么,是否客观公正,他都会不高兴,甚至生气,因为没谁喜欢有人在背后议论自己。除非是纯粹的吹捧表扬,而唱赞歌却是我的弱项,因为容易变成拍马溜须,也没意思。您可能会说,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还要在背后议论别人呢?

这事我是这样想的,所谓的在背后议论别人,通常指的都是熟人之间的论人说事,有很强的指向性。即便话中未提名道姓,对方也能通过事件对号入座。但如果写成文字让陌生人观看,对方并不认识文中人,那就跟看小说没什么区别,也就算不上是在背后议论人了。因此我写日志,特别忌讳被熟人看到。我一直认为网络如海洋,像我们这样的几条小鱼扔进去,能够见面的机会应该很小,所以就一路写了下来。总觉得我的这个秘密能一直深藏不露,只要我不希望谁看到,他就永远发现不了。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十七日(周三)下午,图书馆邀请了河北省书法协会的两位领导来学校开讲座,我想拍几张照片,到图书馆二楼取相机时,正好看到一同事在看我的博客。问他是如何知道的,他不告诉我,我怀疑是他旁边那位同事告诉他的。因为那天我问她闲来无事都在干什么,她说她参加了一个小小说兴趣小组,邯郸学院举办的。那个小组我知道,其中有我的博友,所以当时我的脑际就掠过一丝疑虑,担心他们闲聊时提到我。而我那位同事喜欢张扬,她知道的事很快就会传播开来。因为上述原因,我马上登录博客设置权限,改成了只允许博友访问。

我只有五十位博友,其中一半还都处于长期沉睡状态。除非我从此之后写日志真的只准备留给自己看,否则不可能长期这样做。写日志的初衷一是为自己留下记忆,另外还有倾诉成分,只让个别人看到,会显得特别憋屈,因此这只能是权宜之计。我嫂子周三不在了,我周四回郑州,昨天晚上才回来。今天忙了一天别的事情,晚上鼓捣了很长时间,终于将博客搬到了这里。至于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具体是如何操作的,这种同网搬家有何缺点和遗憾,回头我会写出来,好让大家在遇到此类问题时,也能如法炮制。

2014年12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