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良子

本博客文字如不加说明,皆为原创,写给三十年后的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四不一没有:不谈风月、不碰政治、不凑热闹、不谋营生、没有想成热门的奢望。开博的目的、只在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网易考拉推荐

去石家庄开会  

2014-11-05 23:44:30|  分类: 工作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二去石家庄听了一场新产品推介会,地点在河北省图书馆。会议由省图牵头组织,中间商河北汉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资赞助。受邀单位为省内高校图书馆馆长或相关人员,但与会的人员并不太多,也就二十多位,仅我们馆就占了四人,魏书记、焦主任、资源建设部刘老师和我。

会议介绍了美国SirsiDynix公司的图书馆管理系统——Symphony,说是新产品,其实是个老牌子。Dynix公司成立于1983年,其招牌产品图书馆管理系统(Horizon)为业界先驱,占市场很大份额。2005年6月,Dynix公司与Sirsi公司合并组建SirsiDynix公司,使其图书馆管理系统成为行业全球老大。

Symphony 为在线图书编目管理系统,采用web界面,功能强大,好像无所不能。缺点是太贵,大几百万一套,后续服务费用也应该不少。好在可以成立联盟,也就是多个图书馆联合购买一套。郑州就是这样做的,还有其他几个省份也已经购买。省图召集大家来听讲,就是想搞省内高校图书馆联合采购。

能不能购买该系统,是馆长甚至校长的事,我们只是先了解一下软件功能,看看好不好用,最多也只是给个参考意见。但听省图馆长那意思,好像购买已成定局,因为上边已经跟他打过招呼。博友对该软件不感兴趣,我就不多絮叨了,其实我也没听多少,但既然要写日志,就从会议之外找点可说的写写吧。

周二早上八点钟的火车,大家约好七点一刻在大门口集合。周一晚上我睡的较晚,本来想把手机闹铃定到早晨六点半,却错输定成了六点整。起床早了就犯困,上了火车想迷糊一会儿,身后一人嗑瓜子,咯吱咯吱闹心,旁边焦主任戴着耳机练唱歌,也弄得我无心入睡,只好掏出一本闲书翻看。动车就是快,只看了几页就到了石家庄。出站有人接,走进省图一间小报告厅,先到者已等候多时,刚一坐下报告就开始,也没来得及打盹。

上午再怎么困乏,尚能坚持。报告厅相对摆着两排藤椅,每张藤椅前边放着一张小茶几,布局像开座谈会。二十多人分坐两侧,先来者都选择了远离讲台就坐,我和焦主任进屋晚,只能坐在主讲者右手第一和第二位置,对面是组织方和商家代表,我也不好意思坐下就睡,只能硬挺着。

午饭是在省图后边不远处一家饺子馆吃的,同一楼上有家宾馆,组织者安排大家在那里午休。当我们来到前台询问都预订了哪些房间时,服务员却要求大家出示身份证,我递了过去,不知是他们都不需要午休,还是不愿意留下开房记录,余下的人竟然都声称没带身份证。

这年头出门不带身份证的人太少了,显然是不愿出示。焦主任明明带着,也跟着说没带。尽管组织者说了好话,服务员仍然坚持原则,不出示身份证就不给开房。他们见此就说,不开就别开了,也没多长时间,回图书馆坐一会儿就到点了,说罢就走。我只好要回身份证,跟大家一起回图书馆。

回图书馆后吃水果聊天,未能休息,下午开讲后就更困了。往常困乏时,只需使劲拽耳朵,或者多掐几次太阳穴,都能维持相对清醒。这次不行了,耳朵好像是别人的,不管怎样用力拽,都没感觉。脑袋总想往前栽,眼皮像灌了铅,沉得抬不起来。焦主任也疲乏,虽然端坐,却双目紧闭。我怕影响不好,伸手推他,他只是轻轻晃了晃手,仍闭目养神。意思大概是说,别看我眼睛闭着,其实并未睡着,一直听着呢。

终于熬到中间茶歇时间了,可以活动一下身骨提提精神。报告厅旁边为一个大房间,里边放了很多架书,吃过水果我到那里翻看。看到一本王开林的《沧海明珠一捧泪》,作者名字王开林吸引了我,因为很像王开岭。取书翻开,看到一篇《八部书外皆狗屁》,篇名也吸引眼球,便翻开阅读,原来是写国学大师章太炎高足黄侃的。

文章引人入胜,显示了作者对民国时代文人典故非常稔熟。本以为作者应该是位老先生,看简介,吃惊地发现竟然是我的同龄人。六五年出生,已经出版小说、散文集十九部,现任湖南省作协副主席,《文学界》执行主编。看人家写的东西,我还来这里絮叨,简直就是对文字的亵渎。

茶歇时间只有十分钟,文章太长,报告开始后仍未看完,便索性一直看了下去,没回会议室。我还看了书中另外两篇较短的文章,都很喜欢。网上有《八部书外皆狗屁》一文,我拿来放在后边供大家欣赏。该篇虽然文采也好,但我看中的不在于此,而是想让大家藉此认识黄侃其人。如此的天纵英才却不知珍惜,五十岁刚过就醉酒猝死,真是有负上苍,令人唏嘘不已。

当时一直以为那是省图的一个书库,但在翻看时,我既没在书上看到书标,也没找到藏书章,甚至个别图书塑膜包装都没拆开,奇怪他们是怎么管理的。整体房间只有我自己,身后就是大楼出口。我完全可以把那本书拿到会议室里看,或干脆塞进袋子里拿走,但想到自己也是一名图书馆人,那样做与身份不符,只好割爱放回原处。

晚饭地点比较高档,但让我记住的不是酒店,而是汉儒公司那位姓方的经理。口才极好,诙谐幽默,给大家的感觉是脑子好使,反应敏捷,把酒桌气氛一浪紧接一浪推向高潮。晚上八点的返程火车,在出租车上聊天,魏书记问我会议中途去了哪里,得知我在看书后告诉我,那是书店,卖的都是特价书,打五折。如果当时就知道,我肯定会买上几本的,包括上边那本书。

以上日志周三晚上写了半截,后来有事耽搁了,今天才抽出时间写完整,感觉像是补记。

2014年11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