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良子

本博客文字如不加说明,皆为原创,写给三十年后的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四不一没有:不谈风月、不碰政治、不凑热闹、不谋营生、没有想成热门的奢望。开博的目的、只在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网易考拉推荐

战洪图(下)  

2014-11-27 23:43:17|  分类: 工作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层书库都有人忙着往外排水。书库地面不平,中间较低,积水因此也最深。书库正门开在东侧阅览室内,水患尚未殃及,后门开在天井里,正好可以用来排水,前边所说的那个瀑布就由此而来。书库很大,积水很多。尽管大家都拿着墩布或笤帚往外推或扫,应该是我太心急了,总也看不到积水减少。

人贵有自知之明,我深知自己有很多缺点,比如不善言谈、缺少心机、不谙世事、天真幼稚、记性差甚至脾气也有点不好。但不谦虚地说,我也知道自己的长处所在,思路灵活,善于解决疑难问题。动手能力强,水电钳工,基本上什么活都能干。同事中跟我相似的,还有小赫。

当我看到用笤帚扫水的方式排水太慢时,马上想到,何不在水深的地方打几个洞,让积水自己往下流呢?从八楼一直流到一楼,大家就可以集中到一楼排水了。反正地板很薄,不超过五公分,还都是水泥预制块拼接起来的,到处都是接缝,打洞很容易。

再说了,上下都是书库,有几个小洞相通也没什么不妥,将来做不做填补都无所谓。甚至不做填充更好,防止下次漏水时再聚积成水坑形成大面积渗水。当然,后一句话最好别在领导跟前说,否则会挨批。一次还嫌不够,准备再来一次吗?不过郎馆长也可能采用另外一种方式,瞪你白眼。

我将这一想法告诉了小赫,他立即就明白了其意义所在,表示赞同。他甚至还说,这个办法,也只有你能想到。打洞必须用电钻,这个好说,我朋友那里有,借来就是了。但书库很大,因为漏水,书库电源已经关闭,需要拉一根很长的电线,只能购买。虽然电线不是一次性用品,班上经常买电线,但还是应该跟郎馆长请示一下。

我和小赫找到郎馆长,要把我的想法告诉她。郎馆长多聪明,我刚说几句她就明白了。她对我说,你觉得怎么做合适,就赶快去准备吧。得到指示,我和小赫赶忙下楼,我的车停在图书馆门前,附近没有商店,必须开车。郎馆长在身后喊着对我们说,带一些笤帚回来,人多,笤帚不够。

购物地点当然是主校区门口的五交化商店,我和小赫跟老板都熟悉,经常在那里买东西,情急之下可以赊账。他家还开着一个土产门市,就在商店隔壁,可以同时购买笤帚。途中经过朋友开的喷绘门市,为赶时间,在出发之前我先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在门市等着我,我要过去拿电钻。

我开车最大的特点是慢,进市区很少超车,如果发现旁边有人想加塞,我会放慢速度让他加。但那天我开车很快,身心紧张,见车就想超,像要赶火车。在朋友门市前停车,火都没熄,进去简短说了两句用钻的原因,掂着电钻和钻头就往外跑。朋友还在身后笑话我,看把你急的,反正已经湿了,跑那么快有啥用!

我们来到那家熟悉的五交化商店,将车停在门前。小赫到隔壁买笤帚,我进商店买电线。小赫要了二十把笤帚,都装进了往后备箱里。我要了一整盘电线、一个不带线的公牛插座和一个插头。为节省时间,我跟老板借了钳子和改锥,蹲在商店门口就开始了现场组装。我拧螺丝,小赫剥线皮。我们在一整盘电线的一头接上插座,另一头接上插头。很快,一条一百米线长的插座就制作完成了。我们没跟老板结账,只说了一句事急,回头再说,就开车掉头往回跑。

回到中华南分馆停车,我和小赫掂着电钻和电线跑步上楼,后备箱大开着,我招呼门卫让他找学生往上拿笤帚。为了避免将自己置于水流下方,我们决定先从二楼开始,逐层往上打洞。隔壁阅览室有插座,我们插上插头从那里引电,小赫抱着电线边走边放,一直拉到二楼书库中央积水最深的地方。

我操作电钻开始打洞,第一个很顺利,但在打第二个时电钻出了问题。钻头卡住了,开关已经松开,电钻却仍然转个不停。电钻功率很大,我把持不住赶忙松手,小赫摁断插座开关才停下,电线缠到了钻头上。拔出电钻到阅览室检查,发现开关出了问题,摁不下去。虽然操作时我尽量用身体遮罩着电钻,还是有水滴到了上边,我甚至还闻到了一点胶皮烧焦糊味。

朋友店里还有一台电钻,我正准备打电话让他送过来,有人从楼下跑上来说,不行,洞太小,水流的很慢,像撒尿一样,什么时候才流完呀?还不如用墩布往外推呢。郎馆长说,那就别打洞了,还用墩布往外推吧,站在水里操作电器,也有点危险。我本来还想说,洞太小,可以多打几个嘛,但想到刚才钻头停不下来时差点打着我的腿,确实有点危险,便作罢。

接下来的任务就是以最快的排水方式清除积水,我在一楼书库,也是积水最深的楼层。几个人站成一队,从书库中央积水最深的地方一直排到书库门口,每人手持一把笤帚,以相同的频率接力往外扫水,使走道里形成一股浑浊的水流,一浪一浪往前涌,最后排放到图书馆楼外道路上,再通过下水道流走。申主任看着水浪说,漏了足有上千吨水。他说话有点夸张,上千吨肯定没有,自己流走的不算,仅我们清扫出去的,几十吨肯定没问题。我很纳闷,像这样的漏水事故,供暖中心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经过一段时间清扫,水流越来越小。当水坑最终露出地面后,用墩布拖干就可以了。清完地面积水,开始整理被水浸泡的图书。大家的意见差不多,都说最好别动,让它们保持原状自然风干。从主馆搬去的工具书打包放在二楼书库,当时已经迁移到二楼阅览室,那些书比较重要,郎馆长让开包检查,把受损与未受损的图书分开堆放。

干完这事已经十一点四十,正好该到下班时间。郎馆长招呼大家说,累了一上午,中午吃个工作餐吧。我正好站在郎馆长身边,小声对她说,这不是什么好事,我觉得还是别吃了吧,说出去不好听。郎馆长说,大家这么辛苦,吃个工作餐怕什么,又不是大吃大喝,吃顿饺子而已。说罢让王主任打电话联系松花江饭店,告诉他们人数,每人半斤饺子,什么馅都行,很快就到。

中华南分校距松花江饭店不远,走路十来分钟路程。大家分头前往,有车的坐满,没挤上的步行。焦主任也带着部下奋战了一上午,但他没在松花江吃饭,而是把人送到后自己开车回家了,因为他怕把车停在路边被交警贴条。午饭吃的很热闹,总共去了四五十口人,四个人一桌,煮的没有吃的快。王主任是松花江常客,服务员问他,你这次带的这群人是干什么的呀?不会是搞传销的吧?王主任笑着说,不是传销,是直销!

2014年11月27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