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良子

本博客文字如不加说明,皆为原创,写给三十年后的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四不一没有:不谈风月、不碰政治、不凑热闹、不谋营生、没有想成热门的奢望。开博的目的、只在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网易考拉推荐

最近都在忙啥(一)  

2014-11-19 23:44:09|  分类: 生活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经一周没有更新博客了,这对我来说比较少见,原因无他,都是因为最近太忙顾不上。上篇日志写于上周四,好像从那天至今,我就没睡过一个囫囵午觉,其中几天甚至中午都没挨床,吃过午饭就直接上班了。而午休对我却特别重要,早已养成习惯,中午不睡下午崩溃。所以本周我虽然显得忙忙碌碌,却因为整天癔癔症症,效率很低。不仅白天效率低,而且晚上也困得很早,能够浏览博友更新已经不错了,根本无法写日志。

今天中午依然未能休息,在图书馆加班,临时有项任务,郎馆长要的很急。只因不愿让博客沉寂时间太长,所以吃过晚饭我强打精神跑到了办公室,目的就是为写这篇日志。至于为什么要跑到办公室,而不像往常一样在家上网,后边可能会说到。

在欣赏完博友更新开始写该篇日志之前,为了连续性,我先看了前边的日志。上篇日志写了年终评优开会时的一个小插曲,顾主任对郎馆长决定将三个部主任优秀名额分别授予王、申和焦主任有意见,惹郎馆长很不高兴。日志末尾一段为,应该是郎馆长从工作大局出发,让我晚上做东找哥几个请顾主任吃饭,劝劝他,更要敲打敲打他。但因为顾主任正闹情绪,饭局未能设成。

这是上周三的事,日志是周四写晚上的。周五下午事多,我下班较晚,六点一刻才离开图书馆。当我走到学校二门口的时候,接到郎馆长电话。她先问我在哪里,得知我还没回家,便让我直接去中华南分馆。她说她和宿馆长在那里检查工作,时间晚了,要吃工作餐,让我作陪。我问是否需要我开车去接他们,她说不需要,有安主任的车。

如果不是媳妇打电话,我下班可能会更晚,我是在媳妇的催促下匆忙关闭电脑跑步离开办公室的。但还没到家,却接到了郎馆长的电话。郎馆长从来不无缘无故地请客吃饭,吃饭都是工作的延伸。我猜测,当晚吃饭是要做顾主任的思想工作,因此不敢怠慢,赶快打电话将这一变化告诉了媳妇,跑步到大门口打车。

坐上出租没走多远,又接到郎馆长的电话,让我直接去农林路松花江饭店。那是一家以东北菜为特色的饭店,曾经去过两次,最有名的菜品是大骨头和血肠。跟领导吃饭要做付账准备,我掏出钱包翻检,发现只剩一张红票像农村留守老人一样孤独地紧贴在空荡荡的钱包侧面上,连一张孙子辈零钞都没有。半路有一家建设银行,我犹豫着是否应该停车去取,却不愿惹司机不高兴。一想到安主任、顾主任都在,不一定需要我结账,便不再犹豫,直接向饭店赶去。

在饭店门口停车,我将唯一的那张红票递给司机等他找零,他却凑不够数。这事好说,我给安主任打电话,让他出门为我付车费,他说他不在饭店,因为家里有急事,他将馆长送到饭店后就回家了。我问饭店还有谁,他说除了两位馆长,还有焦主任和顾主任。

我给焦主任打电话,他出来后告诉我,不知道下午要出门,所以没有带钱包。顾主任是有名的妻管严,每天一包烟钱,兜里往往比脸干净,但总不能让馆长为我付旳费吧,只好给顾主任打电话。他出来后说,他平时很少带钱,但那天还真带了,而且还不少,五百元,只是刚才出门仓促,背包丢到办公室了。

打车到目的地之后付费司机找不开零钱情况经常遇到,以往都是到路边随便买点东西将钱换开再返回付车费。但当时是晚上,我这人多心,不愿离开司机视线太远,因此才打电话喊他们两个。谁知他俩活得都比我潇洒,不带钱包就敢出门。我对他们说,要知道会这样,我早就让司机走了,还费劲这个劲干啥。

我到路边商店买了一盒烟,塞给了顾主任,我们几个只有他抽,拿零钱给了司机。饭店可以刷卡,但顾主任说饭店酒太贵,要在外边买。他看上了洋河天之蓝,一百四十元一瓶,商店却不能刷卡。附近没有银行,我打电话让朋友送,他的烟酒门市距那里不远。我说只有五六个人,还都不能喝,一瓶就够了。他说一瓶太难看,送了两瓶。谁知也没谁较劲,两瓶天之蓝,最后竟然一滴没剩。

除了两位馆长、焦主任、顾主任和我,后来去了中华南分馆小曹。小曹是顾主任的一员大将,负责办公室一摊,虽然干了不少活,但由于没有名分,仅以业务骨干相称,工资上也没体现,便情绪不高,甚至还偶有怨言流露。酒桌上郎馆长谈工作,批评得很重,他委屈得差点都要哭了。

饭后徒步回学校,当只有我自己跟郎馆长在一起时,我问她为什么要那样批评小曹,很多事并非小曹的责任。郎馆长说,我批评小曹是给顾主任听的,我怎能当着他的部下批评他呢?如果他连这一点都认识不到,那他就太没心眼了。郎馆长还捎带着批评了我几句,说了几件让她不满意的工作,这也是我最近几天忙乱的主要原因,赶着在做几件事。郎馆长眼尖,谁也不要奢望自己偷了懒她会看不见。

2014年11月19日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